《武林外传》de 花絮

January 11, 2006

【导.演篇】   ◎尚导的冰箱:   自打拍摄完“健康快车”之后,导演尚敬便有意识地改善了生活习惯,这次上山,他特意准备一个单开门的小冰箱,冰箱里藏着各色新鲜水果。每天收工之后,他总会给自己榨上一杯鲜浓可口的果汁,号称“男人,就该对自己好一些。”没好上两天,就出现了异常状态——每回刚榨完汁,编剧宁财神及夫人便会准时来访,上来必是一句:“我觉得咱这个戏呀……”说完就紧盯着榨汁机……两杯果汁下肚,夫妻俩起身告辞,尚导急急问道:“你刚说咱这个戏……”财神曰:“还是到片场聊吧,您早点休息啊。”数天后,冰箱里的水果已经所剩无己,当最后一枚水晶梨被分而食之后,编剧两口子悄悄地离开了剧组,从此杳无音信。   ◎闫妮的剧本:   闫妮在这部戏中扮演的是一个坚毅果敢的女掌柜,为了更好地揣摩人物的内心状态,她经常会捧着剧本边走边读,先用普通话读一遍,再用陕西话读一遍,读到后来,把两种口音活活说串了,经常是前半句普通话,后半句陕西话,这种奇怪的口音,引发了数次笑场。最后总算找到了解决之道——带着陕西口音的普通话,即有陕西话独特的韵味,又不至于让观众听不明白,惟一麻烦的就是:等闫妮说顺嘴之后,再回家乡,没准就得被人当成外地人喽。   ◎沙溢的饭盒:   沙溢在剧中扮演一个人称盗圣的江洋大盗,为了更好地贴近剧中人的形象,沙溢被尚导勒令减肥,每天不吃不喝,还得跑上几千米,不到两个月,硬生生减了十几斤下来。总算熬到开机,以为大功告成,却没想到,真正的恶梦才刚开始。为了控制体重,沙溢的饭盆,只能盛三分之一,多了就得挨批。看着旁人吃香喝辣,沙溢只剩下流口水的份儿,编剧看他熬得辛苦,便悄悄问道:“要不要在后面把你写成一个帅气的胖子?”沙溢寻思了一会儿,咂巴着嘴,揉着干瘪的肚子说:“算了,就这么着吧,这就是耍帅的代价。”   ◎姜超的肚子:   姜超在剧中扮演神厨李大嘴,与沙溢相反,他的任务是增肥。接到指令之后,姜超开始狂吃狂喝,不到两个月,硬是胖了二十多斤,他挺着大肚子问导演,是否满意,尚导摇摇头,从身后拿了件肥大的衣裳:“这是你的戏服,啥时候能把它撑满,啥时候算完”于是,新一轮的增肥计划,再次展开,直到开机,他已经足足胖了十五公斤,听到“肉”和“油”字,浑身直打哆唆。试装那天,造型师不住地赞叹:“尺寸还挺合适!”姜超心说:“能不能合适吗?这可都是一寸一寸吃出来的……等这戏演完,多出来的肉肉,可怎么往下减呐?”   ◎喻恩泰的诗经:   十个月前,尚导告诉喻恩泰,他要扮演的是一个满腹经纶的秀才。八个月前,喻恩泰已经把诗经和论语倒背如流,号称终于领略到了中国古文化的魅力。六个月前,他写了一篇关于诗经起源的论文。三个月前,在编剧的家中,他小试牛刀,慷慨激昂的诗朗诵,使在座所有人都热血沸腾。一个月前,他在片场傻了眼——在剧本里,每当秀才准备慷慨陈词之时,剧中人便会齐声喝道:“闭嘴!”自始至终,秀才就没说过一句整话,直到此时,可怜的喻恩泰才依稀明白,八个月前,编剧两口子那诡异笑容的真正涵义。导演安慰他说:没关系,你可以尽情地朗诵一段,咱留着……回头当NG花絮使。   ◎姚晨的扫帚:   姚晨在剧中扮演的是一个初出茅庐的菜鸟女侠,被阴差阳错地扣留在同福客栈。从未演过古装戏的她,本以为能过过女侠的瘾,来之前,还特意跟人学了两招,挽起剑花来还像模像样的。开拍之后才发现,这位女侠的主要活动是,端茶送水擦桌子扫地,有时候哪怕没台词,她也得在一边忙活,几场戏下来,经常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实在逼急了,跟导演抗议,这这……这还能叫女侠吗?导演答曰:忍着点,就当是上家政课了,等戏拍完,你就是一个标标准准的贤妻良母……兼小时工。   ◎王莎莎的小手:   王莎莎同学年方十二,已经演了好几部戏了,号称甭管怎么拍戏,任何一门功课没下过九十五分,戏曲、舞蹈、武术,十项全能。惟一不能的是——老老实实呆着。如果在片场上空架设一个摄像头,我们将会发现,小王同学的运动轨迹,如花海中的蜜蜂一般,填满了所有空间。剧组人送外号:小忙叨。看似调皮的她,却有着同龄人很少有的自立,自己打饭,自己洗衣,甚至连手都泡烂了,扮演她嫂子的闫妮心疼她,扯过手来问,疼不疼?小忙叨挣扎出来,美美地笑了一个,然后再次展开了她那蜜蜂般的巡游。   ◎范明的表情:   范明戏好,是剧组公认的。他在剧中扮演一个凡事喜欢上纲上线的小捕头,为了更好地揣摩人物,范明无论吃饭还是候场时,都在念叨台词。跟其他演员不一样的是,范明背台词时,表情特别夸张,再加上精心设计的形体动作,看起来煞是狰狞。刚进剧组的群众演员,还不大习惯——角落里的怪伯伯,他到底想干什么?见此状况,一干人等先是冷眼旁观,再是交头接耳,继而心生怯意。这边厢,老范念到动情处,手提钢刀,气沉丹田、一声大喝:小贼拿命来……茫然四顾,人已经走光了——让他给吓的。   ◎萧剑的刀:   萧剑在剧中扮演范明的徒弟,一个刚从乡下进城的小捕快,有任何风吹草动,第一个反应就是拔刀,边拔边说:帮我照顾好我三舅姥爷他侄儿的前一个丈母娘……编剧只想到了拔刀,却不知收刀时该说什么。某夜,号称格斗高手的萧剑,拿着游戏机前来挑战,编剧两口子玩赖不说,还互相打气,口号喊得震天响,萧剑被逼无奈,只好给自己当拉拉队,每赢一局,就猛夸自己:干的漂亮!至此,编剧终于想起了小捕快收刀时该说的那句话——干的漂亮!   【客星篇】   ◎史上最倒霉客星:   洪剑涛在剧中扮演的是一个无药可救的妻管严,每次出场,不是鼻青脸肿,就是遍体鳞伤。折腾数日,洪剑涛终于急了:这钱掌柜怎么那么没出息啊?下回再演,必须得是狠角色。同志们心说:就您这慈眉善目的样,再狠能狠到哪儿去啊?话音未落,洪剑涛已经在戏里学会了点穴,看着那根神奇的手指,他目露凶光,咬牙切齿地嘟囔着:“娘子,乖乖等着我点你吧!”如此狠毒的台词,换来的就是——全组笑场,重来一遍!   ◎史上最便宜客星:   剧组养了只凶猛异常的高加索巨形犬,名叫瓦希里。该犬自幼受训,学会了跟人握手,并以此骗取了大量排骨及回锅肉等等,甚至还假装温顺,成功骗取了编剧的喜爱,欣然为其编了一集戏,在戏中扮演一只会跟人握手的狗。与狗主人商定片酬如下:二十根火腿肠,双汇的,分十天支付。附加条件:NG一次,扣一根。截止发稿之日,该集尚未开拍,瓦希里的优异表现,让我们拭目以待。   ◎史上最唬烂客星:   编剧两口子眼看要下山了,临走之前,强烈要求串两个角色。尚导从剧本匀出几句台词,让他们露个脸。未曾想,编剧自己写的台词,自己竟然背不下来。两口子在旁边背了半天,越背越乱,老脸憋得通红,实在没办法,只好一个字一个字往下删,最后只剩下四个字:“结帐……难吃!”可就是这四个字,NG了两次,最后只好单起一个镜头,勉强对付完了事。样片剪出来一看——唉!真是隔行如隔山呐!   【剧组篇】   ◎导播:   “一号机,卡紧点,拉,拉,再拉,二号机,赶紧上,三号机,松、松,再松……”隔着门听,以为是诺曼底登陆,进了门才知道,原来导播不光是动动手指切切画面就行了。作为一个资深的导播,綦小卉已经跟尚导合作过许多次了,这一次,她要面对的是更大的挑战,四机同拍,以及大量的运动镜头,稍不留神,就要面临穿帮的危险……数次NG之后,心急如焚的綦师长,水杯里多了一味中药——胖大海。   ◎摄影:   从客栈大门一路进入大堂、厨房、天井、以及各个生活场景,总路程加起来是一百五十米。听起来很短,让你扛着四十斤重的“斯坦尼康”摄像机走上五十几次试试?为了一个串场镜头,摄像师小牛从早上九点,一直走到晚上十一点,收工之时,已经累得不成人形。好不容易大功告成,看回放的时候,却赫然发现,一个顶灯穿帮了……第二天一早,小牛再次踏上了艰苦卓绝的客栈之旅。截止发稿之日,此镜头还在辛苦拍摄中。   ◎灯光:   “我要的是这个,你瞧人家这层次感,这光比……”尚导指着DVD中的画面,向灯光师老皮提出了无理要求,老皮觉得很委屈:“人家这个……是好莱坞大片!”讲理的人,都当不了导演,面对老皮的质疑,尚导的回答异常坚决:“我不管,反正我就要这个,就要这个!”老皮挠着头出屋,带着班底活活折腾了一宿,尚导说:不行。二宿,还是不行,三宿四宿,到第七宿的时候,尚导拍拍老皮的肩膀:“你可以去好莱坞了!”第一集样片剪出来之后,尚导指着屏幕:“瞧咱这层次感,这光比,这对比度……”   ◎化妆:   平常的古装戏,每个演员只有一个头套,这部戏,最少的也有三个,不同的发型,不同的质地,不同的接发方式。为了使发套看起来尽可能地真实,每一个头套都是量头定制,每一根头发,都是一针一针勾上去的。资深的化妆师梅姐,除了要负责主要演员的化妆,还得带着组里的同仁们一起织发套,每天从早织到晚,经常累得头晕眼花,某日,梅姐终于按捺不住,把编剧拽到一边:这个……后面的戏里,能不能多写几个秃子?   ◎道具:   街景上,有一面布告墙,墙上贴满了各种告示。某日,众人围观,打赌,想从数十张告示里找出一个错别字来,一中午过去,无功而返。道具周彤告诉说,每一张告示,都是从古书里扒出来的。有人眼尖,挑出一张很不起眼的告示:“您这是明代的戏,可这上头是清代的称谓。”下午再去看时,那张告示已经被换了下来。组里有这么个道具先生,想穿帮,还真有点难!   ◎武指:   一个号称古装武侠片的剧组,竟然没有武术指导。惟一会武功的就是王莎莎小朋友,而她只会打那一套奥运长拳,前三招看着像模像样,一到关键处,腿脚就不太给劲儿,好好的长拳活活打成猴拳了。好在剧中基本没有交手的镜头,即便有,也是一招制敌,为了能使点穴的动作看起来更凌厉,扮演盗圣的沙溢苦练数日,有好事者问曰:你以前不演过武侠片吗?那时候动作挺潇洒的呀?沙溢说:有一个行当……叫替身。   ◎制景:   本剧的摄影棚大得有些离谱,初来乍到,有时竟会迷路。每次迷路后,只要抬头看,朝着天幕上喷绘的月亮一直走,就能走到边际。尚导对这个喷绘出来的月亮很不满意,说怎么看怎么假,三四百平米的巨形天幕,连着喷了五张,还是没能达到要求。眼看要开机了,月亮还是没有着落,尚导急得团团转,出了摄影棚,脚下一个咧趄,再抬头时,眼前一轮明月,挂在两座山峰之间,如画一般的美丽夜色,静静地映如眼帘……这,才是我要的月亮——各单位注意,把夜景挪出来拍!       资料图片:《武林外传》人物–佟湘玉(闫妮饰) http://ent.sina.com.cn 2005年12月27日11:15 新浪娱乐

1

破碎的天空-Yellow13的故事~~

January 11, 2006

天上坠落的星星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孩子,但我仍然记得大炮是怎么把小行星给打碎的。大炮也打响了战争。 战争开始了,对我来说战争离我很遥远,最多只电视里能看到。作为个孩子,就好比在看遥远土地上发生的故事。 那是夏日的最后一天,我在去学校的路上,仰望天空,在天空中布满着飞机尾气所形成的圆圈。遥远的天空中正进行着一场战斗。突然一架飞机从绿色山丘后越出,追逐着一架正在向上飞升战机,一阵火光中将其击落。被击落的飞机坠毁在农田中,坠毁在我的家中。现在这一切对我来说只是回忆…… 胜利的飞机在空中盘旋,确认着战果,在飞机上写着黄颜色的13,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些。 敌军已经攻打到了海边,联合军也已经撤离到了海上,而我的家乡却在孤独的大陆的中央。 战争只是瞬间,我不知道西方的敌人是如何占领我的家乡,因为我每天都一直都忙着搜索天空,等待着黄色13的再次出现。 在我知道后,一切都已经改变了。学校教学的语言改变了,街上的警察也被外国的部队代替了。人们开始接收北方传来的电视信号,但是没过多久信号就消失了,也许卫星已经被摧毁了,除了军用网络,一切计算机网络也被切断了。被占领的城市普通市民的汽油供给也严重不足。21世纪的我们不得不再次使用晶体管收音机和马车。 我搬到了我叔叔的家里,他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因为没有汽油无法工作,每天以酒度日。我非常喜欢去家附近的酒吧,吹着我最喜欢的口琴,整个酒吧都是敌人的士兵,我靠吹口琴赚钱来养活自己和叔叔,叔叔憎恨酒保为士兵提供服务,但是每次我把钱给叔叔时他也都没拒绝。而我喜欢上了比我大一些的酒保唯一的女儿。 又一天过去了,黄色13还是没有出现在天际…… 突然一天晚上,来了一群士兵,进入酒吧把陆军的士兵也赶了出去,即使是我也能看得出他们是什么人,身上的军装贴着空军的标志。 一个大嗓门的中年人在墙上画着每个人当天击毁飞机的的记录,凡是击毁超过5架飞机以上的都会获得了敬酒及称赞。 其中击毁了5架飞机的上尉,他们称之为王牌飞行员。他坐在角落中说到:“现在,我公布队长今天的成绩”。每个人都转过头去看着他,他开始弹奏起了吉他,我觉得我被吉他的声音深深吸引住了。“我黄色13号,今天再次多击落3架飞机,总击落数64架” 他转过头来,看着我,邀请我一起加入弹奏。我拿起我的口琴吹奏起了一首新的歌……我终于找到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弹奏着我父亲最喜欢的一首歌,也是他每天都弹奏的…… 城外的正在建造的高速公路,在刚开始建造时,即使道路没有通过我们的村庄,我还记得村长非常得引以为荣。而现在则成了飞机跑道,而未完成的隧道则成了掩体。这里就是他们的基地。他们的飞行中队是被选做来保护大炮的,也就是就是击落小行星引起战争的大炮。由于对联合军的进攻,他们的敌人好象已经不会再来了。 我准备了小刀来对付黄色13,我甚至偷了喝醉酒士兵的手枪。我一直都偷偷得观察他,因为他的队员始终都在他的周围,所以我觉得无法得到机会下手。我敢肯定,即使在地面上,他的队友也不会让危险接近他。而黄色13一直都也总是面露忧郁,他喜欢选择5架飞机的队型,他是那种为从未在战斗中损失过队友而并非飞行记录而骄傲的男人。我很难来描述黄色13的飞行技术有多好。每次我看着他们起飞,都能看到只有黄色13的飞机在5机队型改变时出现飞行机云。 他也会为被他击落的人感到悲伤。他自己说,有时候,在战斗中遇到棋逢对手时,他会非常恨自己将对方击落。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觉得和他们在一起就像在家一样,我已经不想离开他们了。 保护我的叔叔消失了,也许他因为出言不逊被秘密警察带走了,也许他选择了自己消失。无家可归的我只能和黄色中队在一起。 整个城里的人都以为酒保与敌人在做生意,都看不起他们。事实上,他和他的家人都参加了反抗组织,通过酒吧里的士兵来获得情报。他的女儿保护了我,只是因为我还是个小孩子。其实他们一家才是真正的英雄,另一方面,更多的眼睛开始从天堂注视着敌人。 “现在,不会很久的,不会很久一切就能重新开始了。”酒保的女儿偷偷告诉我。 作为反抗组织的一员,她一直在计划并且等待着联合军反攻大陆的一刻。 “联军到的时候,他们会怎么样?”我问道。 “我们会把他们敢走,这里是我们的家乡”她回答到。 但是我知道她的心,黄色13已经深深吸引住了她的心。我从她看着黄色中队的一个女性队员嫉妒的眼神就能看出来了。 作为黄色中队唯一的女性,黄色4号已经得到了13号的绝对信任,成为了他的护卫机。她永远紧贴在他的旁边,即使在地面上也是。但是13号对这一切并不关心,他只是关心着昨天战斗中对敌人的飞机评价,“他已经很近了,如果他想多活一会儿的话……”他说到。但是现在在他面前并没有敌人,他的眼光中透出了失望。 炸弹被运到了他们的基地,这意味着近距离战斗即将开始。反抗组织炸毁了飞机跑道,虽然跑道能被修理好,但是剧烈的爆炸也同时炸毁了所有保留的补给物资,黄色4号也在爆炸中受了伤。 自从联合军登陆以来混乱的补给再加上这次事件已经始得战斗变得异常困难,我知道这些是因为黄色中队物资负责人员整天都向我抱怨着这些事。 “我不会抱怨在农场还是在飞行基地,但是我不能光站在地上就能击败对手。”现在我知道黄色13这句话的意思了。 报告说Stone Henge炮正在受到攻击,黄色4号起飞了,没有携带炸弹,却带着损坏严重的机身及引擎飞上了天空,她极需更换那些损坏的部件。 他失去了4号,从来没有别人看到13号悲伤过,但是我看到了,他非常孤独得静静看着4号留下的手绢。 当他发现我看着他时,说到:“不管怎么样,她没理由抱怨,她起飞前没有检查维护好飞机,飞行员要为自己的飞机负责。”然后他说了他第一次见到她,他说了他在训练她前她还是女孩,说了他是怎么训练她,说了她是怎么成为一名飞行员。 他用特殊的口气对我说着,以此来保留着他的记忆,以及4号留在手绢上香水的味道。 黄色中队人员变动也越来越快,进来了很多新兵,有经验的老兵负责来培训新兵。 13号将总部发来的联合军的新闻传真贴了出来,上面写着是谁(玩家)摧毁Stone Henge的新闻,他对着每个人说:“看,敌人也有值得尊重的人,即使敌人有这样的人,还是有一些狗娘养的使用肮脏的计量。”。我站在酒保女儿的身边,她也在静静得听着13号所说的话。 联合军正在向我们的城市进军…… 由于联合军的进攻,很多部队撤退回了城中,防空机枪也被架在了医院上面,13号为他们部队的战术怒火中烧。 夜晚变得很长,因为晚上的进行了灯光管 。酒保的女儿尝试使用激光设备为空军指明空袭目标,但是被敌人发现了。 (……) 是黄色13号,他知道飞机跑道被炸就是她干的,他面对着近在咫尺的他所憎恨的敌人。“滚出我们的城市,你们这些侵略者”这些话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我从来没有看到他的脸上露出了如此痛苦的表情“你们真的那么狠我们吗?”。我和他都在发抖。过了很久他说了句“快跑”…… 第二天,他什么都没改变,就像往常一样,要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一些质量很差的机油便起飞了。 联合军马上就要进攻到城市了,反抗组织正在试图打破灯光管制…… 歌唱吧,终于城市解放了。 晚上空战时,那些尝试击落飞机的对空机枪也已经被民兵占领。他们已经全部撤离了,总部也已是人去楼空。联合军的飞机从头上掠过。我想知道13号的命运,当他们面对面时又会怎样。 于是我追上了撤退的中队。 黄色13号的身体在天空中化为了灰尘。再也没有回到地面。在他消失时,只有一块手绢从天上散落了下来。上面带着熟悉的香水味道。 酒保的女儿和我一起跟随着撤退的中队,我们为他们造了墓碑,埋下了手绢。4号和13号的梦想混为了一体。而对我来说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然后又回到了现实。 那一天,敌人接受了劝降书,战争结束了。 曾经是黄色中队的布满机油残骸的飞机跑道现在又变成了我们的高速公路。 我现在写这封信给您,我想他在这场没有意义的战争结束前碰到您这样的对手,他一定非常高兴,至少我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写信给你,因为只有把他打下来的您才能证实这一点……      

Comments Off on 破碎的天空-Yellow13的故事~~